今日文摘


记录一下今天。

我今挺折腾了好久。终于离开上海回到家乡。
不知道实情是怎么样的,我在虹桥火车站时是最压抑的时刻。大厅静悄悄的,虽然都是人。大家脸上满是疲惫,和前途未卜的担忧。真的感觉像是在逃难。没有人说话,吃喝,很多坐着睡觉,没地方就席地而坐,穿着防护服的也有不少人。我感受到的是,这里没有人。

感谢我的邻居,免费开车送我到车站。一路上到了虹桥高架,看到很多人在高架上走。真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才到这里。拼车也要上千元。有钱还不一定有车呢。

清晨七点多,车站外的人不算多。在进站口看见一对农村中年夫妻,不知道是被黑黄牛坑了,还是买错了,已经付款了买票钱,但是就是没有票,卡在门口,后面也不知道是否进站了。

上了车以后,这是我这辈子坐过的最安静的一次动车了。没有小孩哭闹,没有人外放音乐,没有人打电话,没有人聊天说笑,只有人们均匀的鼾声。

车一直往前开,到杭州,到金华,到南昌,到长沙。其间几乎没有人下车,大部分人都是去长沙的。鹰潭站还取消了,列车停靠,但是并不开门。中途我经过金华站时,想要下车喝水,车上实在是不敢脱下口罩,但是我刚下车喝了一口,就被金华站上的工作人员大声呵斥,叫我快回去。

早上我五点半就起床了,临近中午困得要命,但是不敢睡,因为我要在长沙中转,长沙的中转政策很不稳定,我几次咨询了省市区街道四级疾控,每天的政策都在变动。长沙能否顺利中转,就决定了我到底是异地隔离14天还是如何。

终于到了长沙南站。下车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出站,我当时心里还在想,出站检查再进站,还是出站就立即隔离十四天呢?走到了临近特殊出站口(专门为上海来的旅客开辟的)。我发现有很多工作人员举着牌子,牌子上写着车次号。仔细一听,说的是一个小时以内换乘的不要出站,在这里等,超过一个小时的,出站后再经过特殊通道换乘。湖南省内的换乘中止,但是出站后可以登上返乡的大巴车,动车就不必了。

当时真的非常感动,谢谢长沙。在这么多城市都禁止中转、把上海来的人拒之门外的情况下,长沙还能这样细心细致的照顾,真的很不容易。

我在找到自己车次后排队,工作人员过来登记了我们的信息后,带着我们到了上车的站台,等到车开过来,把交给了列车长。

我就这样登上了回广西的动车。在下车时,也是列车长把我们交给前来接洽的本地防控、转运的人员。当然是登记、核酸,转运,终于到隔离酒店住下来了。

@榕剑

电影《万湖会议》里最精彩的地方在哪里呢?当那些身着军服的纳粹党卫军头目们出现时,当你看到大反派海德里希和几个心腹提前给会议定调,把那些参会的西装革履的文官们作为对手时,自然会对这些文官们有所期待。随后导演一步步残忍地打碎了观众们的期待:外交系统的代表路德在会议开始前就直接向海德里希输诚,在会议桌上热情地和海德里希打着配合;
内政部的代表施图卡特面对海德里希打算绕开法律、直接处理犹太人的计划据理力争,让你再度燃起希望,可是不久后谜底揭开——他只是在意自己当初作为这些排犹法律的制定者,不想将来被架空;
从头到尾紧锁眉头的国务部代表,自称牧师儿子、富有人道主义精神的克里钦格,一度让人觉得这个会议上还是有人良知尚存,但到了最后也被证明对犹太人同样不关心,他关心的只是负责屠杀犹太人的士兵会不会出现心理问题。
这些文官和纳粹党卫军的一番角力看上去像是剑拔弩张,但最后的效果,却是把违法、粗暴、对执行者同样有着强烈副作用的初版计划,打磨成了一个在程序上完全合法、而且可以有效消除执行者道德负担的高效杀人流水线。整个电影其实是在展现一个残忍的事实:历史不是童话,在这个体系下,不要指望还能有一个善良的人。

@姚广孝_wayne

今天听说了一个神奇的技术:只要把英文里每个词的前一部分加粗,阅读速度可能就可以大幅度提高!听起来很荒谬对不对?但考虑到阅读本质上是控制目光的移动,所以似乎也不完全是胡扯。推上有的人说完全没用,有的人说反而变慢了,但也有很多人说超级有效。
我自己是后者,对我真的超级有效。
(看了一下本条的评论和转发,似乎是压倒性地说有效。我怀疑这个技术可能歪打正着特别适合中国人,完美解决了按中文养成的习惯读英文目光移动效率低的问题。
这是这个技术的主页:O网页链接 后面列举了一些手机上的 app 可以自动把文本变成这个样子,包括可能很多人都有在用的 reeder。
我打算认真长期试验一下,感觉相见恨晚。

@木遥

感觉很有用,有启发,以后电子阅读器也许能加入这个阅读模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