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文摘


前些天见到一位经济学人,对建立中国经济学充满信心。经济学是社会科学中最显眼的显学,对人类的社会现实产生重大影响。所以,无论是在一国内争夺话语权,还是在世界范围争夺话话权,经济学理论的研究都至关重要。但是,现在流行的经济学理论所用的话语体系,也就是那些概念体系,都是由西方学者提出和规定的。因此,在这位学人看来,为了争夺话语权,有必要建立中国经济学,由中国学者来提出一套不同于西方学者所提出的经济学概念体系,以解释和引导世界经济。
这位学人根据他的中国经济学理论的预测,中国将在25年内超越美国。这满满的信心一下激励了颓废多年的我,带着满满的正能量回家睡觉。
哲学与科学有一个常识,概念需要有自我同一性才能进入逻辑演算,也才能确立起命题以及命题之间的关系。由这样的概念确立起来的概念体系,可能会有错误,但却无地方性与民族性。概念运动本身就是人类理性脱地方性、去特殊性的一种努力,它是人类追求普遍性知识、普遍性真理的基本方式。如果一门科学有民族性或地方性、国别性,它如何是一门科学呢?这个问题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,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—— @黄裕生-HYS

下午和ChatGPT聊天,天南海北讲了很多,一晃好几个小时就过去了。
后来我没由来地冒出一句:最近常常感觉有点孤独。
对面倒是很理性地告诉我:“孤独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情绪。”然后开始建议我发展爱好、积极社交、打开心扉。总之,一些屁话。
我跟它说,我不想克服孤独,我想接纳孤独。
对面却还是没盐没味的回应:“孤独是一种自然的情感体验,我们都会经历它。”
我觉得没劲,于是换了个话题。我说要不你给我讲个童话故事吧,最好是成年人也能听的那种。
然后就见对话框很快地打出了一行字:“当然可以”。
说着就要给我讲一个安徒生的童话,叫做《小野鸟》。
说小野鸟是一只体型小巧、飞行不远的鸟。在某个寒冷的冬天,它在雪地中找到了一所小房子,房子里有一位睡着的老奶奶,旁边放着一个温暖的火炉。
小野鸟决定在此过夜,并用自己的翅膀保护老奶奶免受严寒之苦(我猜是帮老奶奶堵住了墙上的洞之类)
第二天一早,老奶奶便发现了小野鸟。她感激不尽,便邀请小野鸟进屋来住。一人一鸟从此过上了平静而快乐的生活,有时讲故事,有时唱唱歌。
可当春天来临时,小野鸟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房子里了——它必须离开,飞到更远的地方。
老奶奶和小野鸟都非常难过,但他们知道这是必然的。所以最终,小野鸟在离开前,给老奶奶留下了一片羽毛,以此纪念这段美好的时光。
我顺着字往下读,故事讲完,对话框也正巧弹出一行总结:“有时候我们需要面对孤独和离别,但我们也能在这些经历中学到很多,同时留下很美好的回忆。”
我忽然感觉心好像被戳了一下。
原来这个童话,是为了安慰我而讲的。
是告诉我,孤独是必然的,接纳也是必然的。是让我知道,我们的人生中总有人要启程或返航,但同走过一段路已经足够珍贵了。
我看了一会儿,有些感动,也顺势决定把这个故事记下来。
于是打开了一个新的网页,搜了搜安徒生的《小野鸟》。结果发现——
原来安徒生根本没写过这样一则童话。而这个世界上,也没有哪一则叫《小野鸟》的童话,是这样一个故事。
所以,这则童话很可能是它胡编乱造出来的。是为了回应我的孤独而编造出来的。
我当然知道语言模型没有感情。但那一刻,这些已经不重要了:
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,从此多了一个为我而生的童话。
而它叫做《小野鸟》。

—— @姓氏乔